太古县虽然富庶,却只有一家张氏医馆。姚鼐觉得此地有商机,就倾其所有,在西城买了一座四合院,开了一家杏林医馆。姚鼐医术高超,加之收费公道,一时间患者盈门。 半个月后的一天,张氏医馆的老板张怀仁被人用轿子抬到了杏林医馆。他说自己身患肺痨绝症,如果姚鼐不能将他治好,他就赖在这里不走了。 姚鼐知道张怀仁是看自己医馆生意好,抢了他的生意,所以故意刁难他。可他也没有办法治好张怀仁的绝症,无奈之下,他只得去找本城的首富金半城帮忙。 姚鼐曾用针灸的方法,治好过金半城的咳嗽顽疾,于是两人成了好友。姚鼐见到金半城,把张怀仁故意为难他的事说了。 金半城听后,气得直拍桌子: 张家人实在太卑鄙了!太古县之所以只有一家医馆,都是张怀仁搞的鬼。三年前,张怀仁为了挤垮董家医馆,将得了绝症的父亲抬到董家医馆,让董郎中为其医治。张怀仁的父亲病入膏肓,根本不可能治好,不久后就死了。于是,张怀仁写了一纸诉状,以庸医害命的理由,将董郎中告到县衙。董郎中只得关了医馆远走他乡。如今张怀仁这是故伎重施,来讹你了。 姚鼐想了想,说: 张怀仁虽然不好对付,但他有个叫张斌的儿子。张斌是有名的纨绔子弟,平日里打架斗殴,赌博酗酒,惹祸狎妓,无恶不作。我觉得可以从他入手,只要有你帮忙,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! 金半城听后,爽快地答应了。 张怀仁去了姚鼐的医馆后,张家医馆便交由张斌打理。他在医馆呆了几天,觉得无聊,便关了医馆的大门,领着两名仆人,直奔郊外的细柳营找乐子去了。 细柳营中有一个清水湖,张斌准备到湖边钓鱼,可是他却惊奇地发现,一夜之间,在湖边新开了一家叫三焗鱼的酒楼。这家酒楼十分特别,竟然挑顾客,如果身份不够尊贵,恕不接待! 湖边钓鱼的几个公子想进三焗鱼酒楼,都被挡了下来。 张斌偏偏不信邪,他领着两名仆人来到了三焗鱼酒楼。酒楼的掌柜宁老板询问张斌的身份后,急忙站起来,说: 您是贵客,里面请! 三焗鱼酒楼共有三层,第一层名叫 神味 ,是吃鱼的地方,这里的名厨将九种名鱼 桂鱼,鳜鱼、鲈鱼、鲳鱼、梅鱼、刀鱼、米鱼、舌鳎和大黄鱼分别切片,并放在一个大玉盘子里,然后经过焗蒸,使得各种鱼味相互融合,形成了鲜香入骨的绝顶美味。 张斌吃罢绝美鱼宴,便掏出银票想结账。宁老板见状,笑道: 您光临鄙店,令我们小店蓬荜生辉,请到二楼的 仙蒸 去看一看,至于费用嘛,全免! 三焗鱼酒楼的二楼名叫 仙蒸 ,是洗浴的地方,这里面是蒸汽浴。 张斌享受完蒸汽浴,一个扬州的按摩师傅上前开始为他按摩。按摩师傅的技术高超,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,不缓不急,时如扶花之风,时又力可达骨,让张斌一身的疲乏一扫而光。 张斌洗完了蒸汽浴,又被宁老板让到了三楼的 皇尊 ,这里的情形,让张斌惊喜得差点叫出了声 皇尊 竟是一个小赌场,三名妖艳的姑娘正在丢骰子玩博彩的游戏。 张斌是赌场的常客,赌术也是一流,他看罢三个姑娘的赌技,这才放心大胆地上场。几把过后,张斌就将姑娘们身上的银票赢了个精光。 一个高鼻梁的姑娘输急了眼,从自己的箱子里取出一个小玉瓶来,作为赌注。张斌将骰子抛出了一个五点,高鼻梁的姑娘一抬手,三颗骰子飞出,竟抛出了一个通吃的豹子。 张斌本来想给这个姑娘一百两银票,谁知高鼻梁的姑娘将小玉瓶一歪,竟从里面倒出了二十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来,说是价值六万两白银! 这时,宁老板领着一帮手下出现了,让张斌立刻付钱。张斌哪有那么多钱,他心一横,干脆耍起了无赖。 宁老板恶狠狠地说: 既然你舍不得银子,那就给本老板当一回药壶吧! 宁老板说,他身患重病,京城的名医给他开了一个药方,其中有几味有毒的药物,没法直接入壶熬制,必须要用猪血浸泡半个月,经过减毒后才可使用。但他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,所以他才在这儿开了三焗鱼酒楼,目的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 药壶 ,来迅速将药物减毒。 宁老板端来一碗黑乎乎、臭烘烘的药汤 阿魏,把它强行灌入了张斌的嘴里,接着扒光了张斌的衣服,将其手脚绑起来,抬到了 仙蒸 房,开始了蒸汽浴。 刚才与他赌博的那三名姑娘,每人使用一把小银勺,开始收集张斌被蒸出的热汗。 这些热汗里面就包含着无毒的阿魏,只要放在火炉上,将汗水蒸干,剩下的无毒阿魏就可以直接入药,而阿魏有毒的成分已经被张斌的身体给吸收了。 张斌的五脏六腑被阿魏的毒性侵蚀得比吞下了火炭还难受。 宁老板却并没让半死不活的张斌休息,他又拿了三块剧毒的乌头硬塞到了张斌的嘴里。 张斌的脸上被缠上纱布后,被倒挂在了火盆之上。有毒的乌头让张斌的嘴肿胀起来,舌头也开始麻木,不大一会儿,他的口涎就透过纱布,小河一样流淌了下来。 张斌被折腾得不知道昏过去了几次,宁老板这才接够了一小碗的口涎,张斌这次是彻底地昏迷了过去,可是丧心病狂的宁老板又给他灌下了一大碗毒性甚强的蛇莓汁,张斌的胃部一阵着火般的剧痛。 就在张斌浑身抽搐,连翻白眼的时候,宁老板一刀割开了他的手指,开始给他放血,并在血中取无毒的蛇莓之药。 张斌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,他和两名仆人已经被宁老板派人偷偷地送到了他家的后门口 张斌只觉得全身上下比凌迟还难受,他挣扎着起身,咬着牙对管家叫道: 告官,你立刻到衙门告官,抓住挨千刀的宁老板,一定要给我报仇! 管家急忙到衙门报案,可是捕快们到细柳营去抓人,三焗鱼酒楼早已经搬家了。 张斌连服了阿魏、乌头和蛇莓三味有毒的中药,他上吐下泻,连路都走不动了。为了保命,张斌只得让家人抬着自己,到姚鼐的杏林医馆去治病。 张怀仁听说儿子被人陷害,急忙拄着拐杖走了过来,给张斌号了脉。 摸着儿子微弱的脉象,张怀仁自感实在无力将他治好,只得向姚鼐央求道: 姚郎中,请你一定要救我儿子一命啊! 姚鼐摸完张斌的脉,自言自语地说: 毒气马上就要攻心了,幸亏我有灵药,不然 张怀仁急忙跪在地上,叫道: 姚神医,救命啊!只要你治好了我儿子,我立刻从医馆离开! 姚鼐得到张怀仁的保证后,这才不情愿地从罐子里取出一颗金黄色的药丸,然后用黄酒当药引,给张斌灌了下去 半个月后,张斌身上的毒性排清,人也痊愈了,张怀仁觉得儿子中毒,一定是姚鼐背后做的手脚。可是还没等他想好如何报仇,就发现张斌的身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 张斌再也不能喝酒了,只要喝一口,就会吐得翻江倒海;他再也不能闻到女人的脂粉味道,否则就会全身难受;而且他再也不能去赌博和斗殴了,因为他一到喧闹的场所,整个脑袋就会疼得像要裂开一样 张怀仁看着变得老老实实的张斌,忽然明白了,原来姚鼐这么做是为了他儿子好。 他曾经读过一本古医书,上面说,小医治病,大医医命,真正的国手大医,可以巧妙地利用服用有毒中药带给人的副作用,让纨绔子弟远离声色犬马,赌博狎妓 张怀仁再次来到了杏林医馆,他一见到姚鼐,立刻跪倒在地说: 您真是神医啊,多亏了您的神奇医术,才改变了我儿子的命数啊! 原来,阿魏、乌头和蛇莓三味有毒的中药,过量服用对人体副作用极大,但三样药一起服用,毒性就会降低,而药物的副作用则会加大,这三种药的副作用有的是让服药人十年内不能喝酒,有的药物的副作用是让服药人对异味敏感,而有的药物的副作用就是受不了喧闹的场所 姚鼐见状,赶紧将张怀仁扶起,笑着说: 医命的事,是神仙做的,我只是一个治病的小郎中而已,张先生想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