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时期,密州城里有家刘记油坊。这年八月初十,赶马车的车把式和刘掌柜闹了点别扭,撂挑子不干了。刘掌柜犯愁了,这开油坊的,进货出货,离不了马车运输,可一时半会儿还真难找到赶车熟练的车把式呢! 有人推荐说,城西五十里外的丁家寨,有个出了名的车把式,一条马鞭在他手里,挥起来龙飞凤舞、运用自如,人称神鞭丁。 刘掌柜赶紧派管家去请,哪知神鞭丁给雇主干活去了,接待管家的是他儿子丁茂兴,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。当听了管家的来意,丁茂兴说: 赶马车这个活,我干得也不比我爹差,让我去试试吧! 管家看看丁茂兴,细长身材,浓眉大眼,倒是英俊,可这是找车把式,不是选女婿,就他这豆芽菜的样子,能赶马车? 丁茂兴倒是看上去信心满满,父亲赶马车的本事,他从小看在眼里,早就耳濡目染。他做梦也想独当一面出去闯闯,但一直没机会,现在有人找上门,他可不想错过。见管家正犹豫,他忙说: 大叔,你就先让我去试试,要是不行,我赔你五个铜板的工夫钱。若因为我耽误了东家的活,损失,我赔! 常言说得好: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儿。这年轻人的话把管家说动了,就同意让他试试。 丁茂兴跟着管家到了刘记油坊,刘掌柜一看,这小伙满脸稚气,心里就有些不满。丁茂兴这小子倒也机灵,二话不说,套马驾辕,甩鞭赶车,来了个现场演示,一招一式都非常到位。得,就他了!刘掌柜当即决定,让丁茂兴驾车给镇上的铺子里送货去。 他们驱车出城往西,那时官道不多,拐弯抹角的土路很不好走,但丁茂兴赶着马车,却是顺顺当当地把货送到了,刘掌柜很是满意。 没想到回程的路上,出事了,从路边跑出了七八个壮汉,挡住了去路。丁茂兴不得不 吁 的一聲,勒紧马缰绳。马车还没停稳,这伙人一拥而上,把刘掌柜拉下车摁在地上,五花大绑起来。丁茂兴抱着马鞭站在车下,似乎是吓得不敢抬头。一个五短身材的壮汉踢了丁茂兴一脚,说: 小子,去给他家里送个信,准备一千块现大洋,三天后送到城北土地庙里赎人! 刘掌柜闻言,哀求说: 各位大爷,我就是小本买卖混口饭吃,家底都在货上了,别说是一千大洋,一百大洋也难兑换。求求你们高抬贵手 贼人说: 别啰唆,三天后拿不出钱,就让你家人等着收尸! 丁茂兴抬头看着掌柜的,劝说道: 老爷,破财免灾,保命要紧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贼人大笑,说刘掌柜活了一把年纪,还不如一个小车把式明白事理。刘掌柜绝望地对丁茂兴说: 你赶紧走吧,告诉夫人,家产一时变卖不了,可先到亲戚朋友家借点。 丁茂兴点点头,爬上马车。贼人闪开路,并威胁丁茂兴说: 你小子别耍滑头,要是敢报官,就不是要他一个人的命了 丁茂兴答应一声 不敢 ,挺直腰杆,一声吆喝: 看腰! 他扬起马鞭,就听 啪 的一声脆响,长长的鞭鞘眨眼工夫如游龙一般,缠在了五短身材的匪首腰部,接着又顺势一扬一抛,贼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鞭鞘卷着,腾空甩出去十几步远,跌晕了过去。紧接着,松开的鞭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横着扫了出去,其他贼人瞬间无一幸免地被抽中腿部,倒在了地上。丁茂兴收回鞭子,站在车上,说: 谁还不服?上来让我练练手! 贼人一个个倒在地上,打滚号叫,半天爬不起来,哪里还敢轻举妄动? 丁茂兴说: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知道你们过日子也不容易,今天就放你们一马,鞭子只打腰、腿,要是鞭子打的是头,或者缠到脖子上,你们应该知道后果。你们好自为之,如若继续作恶,撞到我的鞭子上,别怪我手下不留情! 贼人们一个个叩头求饶,刘掌柜在边上简直看愣了,不由得心喜:这小车把式,厉害啊,赶得了车,还打得了匪!刘掌柜当即决定,回去这工钱呀,得双倍地给! 第二年仲夏,这天,丁茂兴和刘掌柜,还有一个伙计,到乡下收大豆。太阳偏西了,他们载着满满一车大豆往回赶。 当马车穿进一个林子时,突然从树后面闪出一个人来,不偏不倚撞到车上,随之倒地闭过气去。丁茂兴赶紧停车查看,车还没停稳,又从林子里相继跑出十几个人来,其中一个人扑到此人身上哭喊: 兄弟,你可不能死啊,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让他们怎么活啊 其他人也拉开架势,把刘掌柜他们连人带车围上了。为首的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胖子,一把拽住丁茂兴厉声喝问: 你怎么赶的车?长眼不?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大活人,瞬间就被你要了命! 丁茂兴说: 刚才可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会不会说话? 络腮胡扬起手,想给丁茂兴一巴掌。刘掌柜见状打圆场道: 事儿已出了,各位是想怎么样? 好,痛快! 络腮胡说, 两条路,一是偿命;二是拿刘记油坊的全部财产抵命。 这真是狮子大开口,丁茂兴和刘掌柜都明白了,这是着了土匪的道了。土匪有备而来,丁茂兴的鞭功施展不开,他只好说: 车是我赶的,跟掌柜的无关,我来偿命。 刘掌柜一听这话,感动得要命,络腮胡却是一愣:没想到还有车把式跳出来,拿命替主人家挡灾消难的。他怒道: 你真敢? 人是马车撞死的,我也应该死在马车下,就让马车从我身上轧过去吧,你们说话算数,再不要难为刘掌柜。 满满一车大豆,血肉之躯,要是让马车碾过,断难活命。络腮胡想:他一个毛头小子能不怕死?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,看他耍什么花招。于是,土匪们起哄道: 好,赶快轧吧! 刘掌柜心疼丁茂兴,想再求求情,可丁茂兴却利索地站起身来,对刘掌柜抱拳施礼道: 掌柜的,来世再见! 说完,他抬头挺胸,运足臂力,抬手 啪 地将马鞭甩打出去,鞭鞘打在马臀上,丁茂兴随之大喊: 起 两匹马扬起四蹄腾空狂奔,丁茂兴一闭眼卧倒在了车轮下,马车瞬间碾轧了过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。刘掌柜从土匪手里挣脱,一下子扑到丁茂兴身上,哭喊道: 孩子,你怎么这么傻?让我怎么向你的爹娘交代 这伙土匪其实就是附近村庄里的地痞流氓,他们本想耍无赖,讹些银子,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真闹出了人命,也慌了,扶起地上躺着的 死 人,撒腿就跑。 他们没跑出几步,忽听身后有人大喊一声: 且慢! 土匪们一回身,就见丁茂兴毫发无损地从地上爬起来。原来刚才他一鞭子下去,马儿吃疼受惊,抬蹄腾空,这劲儿大,连带马车也跟着颠动了,丁茂兴就是趁着车轮离地的瞬间,就地一滚,逃过一劫。他拍拍身上的尘土,说: 你们要的命,我偿了。 他又指着刚才装死的那个人说: 他没死,我可是死过一回。现在,是你们欠我一条命了! 说着,他手持马鞭就向土匪们奔去。土匪们仿佛见了鬼似的,拔腿就跑 从此,丁茂兴的马鞭绝技声名远扬,刘掌柜对这小子喜欢得紧,后来还让他做了刘记油坊的大管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