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乾隆年间,扶沟县的支亭村有个丁财主,他家的后院内长有一棵千年怪树。树高9米,色泽如铁,浑身上下全是鼓起的包。丁家认为这是一棵神树,因为它让丁家出了一个正在执政的县太爷,于是便让家丁用石栏把树给圈起来。 这天,丁知县突见自己的父亲丁财主跑了过来,说昨夜狂风暴雨,没人敢轻易外出,没想到后院的怪树下竟然发生了一起人命案。死者是家里女佣吴嫂的丈夫张进财,他出外做生意已经四五年了,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,却莫明其妙地死在那棵怪树下。丁知县闻言吃惊不小,立即带人来到自家院子里一看,只见怪树前闹哄哄的,一帮家丁正拦着30来岁的吴嫂,吴嫂哭得死去活来。 吴嫂的旁边放着一张草席,草席上躺着一个面目灰黑、皮肤被烧焦的尸体。丁知县问吴嫂: 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 昨天黄昏刚回来。 既然已经回家了,又为什么半夜三更来到这怪树前? 吴嫂说: 他是为了取放在这儿的银子,他把做生意挣来的500两银子放在怪树上面的树洞里了。 丁知县奇怪地问: 既然挣回了银子,放在树洞里作甚? 吴嫂说 :丈夫说5年的时间太长了,他怕家里有了变故,就把银子先放在这里,等回家看明白了再取出来。 丁知县明白了,张进财怕妻子给自己戴绿帽,故而先把银子放在这里,回家看到妻子还在等着他,这才来取银子,却莫明其妙地死在这里。 丁知县围着怪树转了一圈,顿时脸色大变,说: 看你丈夫死时的症状,很像是雷击死的,本县赞助20两银子,好生将你丈夫掩埋了吧。 吴嫂哽咽着说: 丁老爷,我丈夫死得蹊跷,要是被雷击死的,那500两银子怎么会不见了呢? 丁知县皱着眉头说: 你丈夫到底挣没挣回来银子,谁也没见过,说不定是他骗你的,怎可当真?此事休要再提,你快找人办丧事去吧。 说完,就派人把千年怪树看护起来,谁也不让接近。 知县大人如此断案,吴嫂虽然心中不服,可也没有办法,只得给丈夫收尸。在给丈夫穿衣的时候,她发现丈夫手里握着一锭黄金,而且丈夫的后脑上还有一个明显的伤口,吴嫂不相信丈夫是被雷击死的。过了两日,吴嫂听说上面要派钦差大臣纪晓岚巡视,等纪晓岚来了之后,她就跪在大街上拦轿喊冤。紀晓岚听了吴嫂的话,也觉得疑点甚多,便往支亭村而来。 纪晓岚来到怪树旁边,让衙役仔细搜索。结果,一个衙役在院子里的一个地窖中发现了一个带血的锤子。纪晓岚拿过一看,锤子把油光发亮,应该是把旧锤子。锤把上刻有几个小字:王木匠之锤。纪晓岚忙唤来支亭村的村长问: 你们村有几个王木匠? 村长想了一下说: 回老爷的话,姓王的木匠总共有5个。 纪晓岚就派那帮衙役把姓王的木匠全带来,还让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大锤。5个木匠都把自己的锤子带来了。纪晓岚一一查看,看到王小二的锤子时,发现那是一柄新锤,锤把粗糙得很,也没有别人的明亮,很明显是把新做的锤子。 纪晓岚说: 王小二,我来问你,你这把锤子是新做的,你的旧锤呢? 王小二说: 我的旧锤丢了。 纪晓岚举起手中那柄带血的锤子问: 这个锤子可是你的? 王小二抬头一看,欣喜地说: 正是小人的,大人从哪里找到的? 纪晓岚说: 这就是杀死张进财的凶器,你作何解释? 王小二大呼冤枉,一口咬定自己的锤子丢了,这肯定是有人嫁祸给自己的。 不一会儿,王小二的老婆哭着找来了,说她家的锤子被她卖给货郎孙七了。她怕王小二知道了打她,就没告诉王小二。这时,验尸的仵作回来了,说张进财先是被人用锤子杀死,立在树下又被雷击了一次,因而才面目灰黑,全身发焦。纪晓岚立即让衙役抓来了货郎孙七,孙七也大声叫屈,说自己没有杀人。纪晓岚问他锤子为什么会掉在怪树下,孙七想了想说,他走街串巷地做生意,那天他曾到丁财主家做生意,走到怪树下时,不小心跌了一跤,可能锤子是那时候失落的。 纪晓岚见他说得也在理,正在踌躇之际,一个衙役拿着一个钱袋子跑了过来,说这是在孙七家的厨房里搜到的,他让吴氏看了,这正是张进财用的钱袋,因为常年做药材生意,钱袋子上还留下一股麝香味。孙七一听,哭道: 这是有人在陷害我。 纪晓岚见凶器、赃物俱在,便将孙七押入监牢,隔日再审。 回到后堂,纪晓岚越想越觉得孙七杀人疑点甚多,黑夜之中,孙七怎么会知道张进财身上有银子呢? 翌日,纪晓岚亲自来到吴氏家中查访案情,问张进财回来那一天都有谁来过。吴氏想了想说,那天下着大雨,就表兄一人来过。纪晓岚没有言语,他在吴氏的家中转了一圈,在堂屋的供桌下面发现了一锭银子,就问这是谁的银两,吴氏仔细看过后,说好像是表兄莫五良的,解释道: 丈夫回来那天,表兄正好前来串亲戚,还要给我一锭银子,我没有要,好像就是这锭。 纪晓岚双眼一亮,他急急地问: 那你表兄可曾见到你丈夫? 吴氏说: 没有,在我丈夫回来之前,表兄就走了。 纪晓岚随后问了莫五良的住址就告辞了。 一周后,扶沟县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孙七认罪服法的布告。莫五良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高兴,就跑到丽春院找小桃红。小桃红想让莫五良给她赎身。可莫五良喜欢的是表妹吴嫂,他找小桃红只是为了玩玩。小桃红见他无情无义,气得破口大骂说早晚有一天要他好看。 这天晚上,莫五良偷偷地翻墙进了丁财主家,来到那棵怪树下,拿出一把斧头就要砍树。正在这时,突然看到树下蹲着一只雪白的狐狸,莫五良吓得大气也不敢喘,缓缓地朝玉狐磕了三个头,等他抬起头时,发现地上多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。莫五良捡起来一看,原来是个小竹签,竹签上面还写着一行会发光的字:本狐明天即将得道,见我面者,即为有缘,可许一愿,必成。莫五良大喜过望,他趴在地上磕着头说: 玉狐大仙,请保佑弟子和表妹吴嫂永结同心。 刚说完,树后就闪出小桃红,莫五良吓了一跳,小桃红指着莫五良骂道: 好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原指望你会娶我,可你却只记得姓吴的。你既然无情,也别怪我无义。我这就上衙门告发你 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莫五良大骇,一把掐住了小桃红的脖子,小桃红被掐得直翻白眼。突然,树下灯光大亮,纪晓岚领着衙役出现了。看到纪晓岚,莫五良无话可说,只得老实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经过。 原来莫五良很喜欢漂亮的表妹吴嫂,那天黄昏,他又来找表妹送银两,没想到表妹不要,还以天色已晚为由赶他回家。他表面上答应回家,暗地里却趁表妹不注意,藏在了供桌下面,准备等到晚上表妹睡熟后,给她来个生米做成熟饭。 没想到,他刚藏好,张进财就回来了,张进财还说自己挣了500两银子,就放在外面的怪树洞中,莫五良顿时起了贪念。张进财当时就要去取银子,可吴氏却说现在时光还早,怕被人瞧见,不如先吃饭,等三更时分再去取。莫五良就趁他们去厨房用饭的工夫溜到了怪树下,取了银子后,又在树下拾到了一个锤子。他正准备回家,突然见到丁知县鬼鬼祟祟地过来了,他急忙趴在了怪树边的石栏杆后,他看到知县从身上拿出一把刀,把怪树的树皮割开,在树身上挖了一個小洞,往里面塞了个东西,又用透明的小细绳子把那个树皮包了起来,怪树身上又多了一个包。丁知县做好这一切,就拍着手走了。 等丁知县走后,莫五良就拿着锤子朝树上的大包上砸了一下,结果竟然是金子。原来这怪树是丁知县的藏宝之处。莫五良高兴得心花怒放,正准备举锤再砸,偏巧遇着张进财放心不下树上的银子,没等到三更就来了,正好撞见,两人开始争夺起来,在争夺的过程中,张进财抢到了一锭黄金,莫五良慌乱之中,举起锤子打死了张进财。莫五良见出了人命,吓得六神无主,他看天上电闪雷鸣,就想了个点子,把张进财靠在大树上,想让雷击中他,造成被雷击死的现场,做完这一切,他把血锤扔进了旁边的地窖中。后来,张进财果然被雷击中了,丁知县就以雷击结了案。 莫五良正得意,没想到吴嫂告到了钦差大臣那里,纪晓岚要重审此案。莫五良就关注着事态的进展,他见纪晓岚怀疑孙七,就把那个钱袋子偷偷地扔进了孙七家。莫五良说到这里,奇怪地问: 大人为何会半夜三更地出现在这里? 纪晓岚哈哈大笑着说: 其实我是故意判孙七有罪的,目的就是为了引蛇出洞,我早就注意到你了。 原来,那日纪晓岚在吴嫂家查到那锭失银后,就怀疑杀害张进财的人是莫五良,于是就派人监视莫五良,从那时起,莫五良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其间,他也发现了莫五良常去找小桃红,他向小桃红说明利害后,小桃红就把莫五良的一言一语全告诉了纪晓岚。纪晓岚就让小桃红找了一只白色的狐狸,故意在怪树下露面,又留下了用磷粉写在竹签上的字,想设法骗出莫五良的口供来。莫五良果然上当了,不仅一举抓获了莫五良,没想到还抓了个贪官丁知县